三種疫苗怎麼選?對變異病毒有效嗎?專家解答你的疫苗疑慮

三種疫苗怎麼選?對變異病毒有效嗎?專家解答你的疫苗疑慮
2021-05-31 10:25 央視新聞客户端 編輯:張靜

進入5月以後,安徽、遼寧、廣東等地發生了新一輪局部疫情,中國疫苗接種也隨之明顯提速。截止到5月28日,全國各地累計報告接種新冠病毒疫苗超6億劑次。自3月27日超過1億劑次以來,每億劑次所需時間為25天、16天、9天、7天;而此次突破6億,只用了5天,間隔不斷縮短,這是疫苗接種的中國速度。那麼,我國疫苗接種速度為什麼越來越快?目前的三種疫苗都有什麼特點,應該選擇哪一種?面對巨大的需求量,我們的疫苗生產能跟得上嗎?

近段時間以來,國內疫苗接種速度在不斷加快,但與此同時,疫情的變化也時刻提醒我們:必須贏得這場與時間的賽跑。今年5月,在全國已經有22天沒有新增本土確診病例的情況下,安徽、遼寧、廣東再次出現確診病例,廣東局部散發的疫情還在繼續。這説明在國際疫情持續高發的情況下,疫情輸入我國的風險加大,疫情防控形勢仍然嚴峻複雜,加快疫苗接種迫在眉睫。

截止到5月29日,廣東又新增13例本土無症狀感染者,隨着這輪本土疫情的發生,廣東老百姓接種疫苗的積極性也隨之高漲。當地在加強疫情防控的同時,也在全力加速疫苗接種。深圳灣體育中心是深圳最大的疫苗接種點之一,近幾天,前來接種新冠疫苗的市民大幅度增加,原本在工作日並不需要排隊的接種現場,如今排起了長隊。為應對增加的接種人羣,疫苗接種點增派了醫護人員及志願者。

三種疫苗應該怎麼選?

近段時間以來,各地採用多種靈活多樣的方式,儘量讓有接種需求的羣眾都能儘快接種上疫苗。與此同時,可供大家選擇的疫苗種類也越來越多。我國正在使用的新冠疫苗包含一針、兩針、三針三種不同的類型:分別是隻打一針的腺病毒載體疫苗,打兩針的滅活疫苗和需要打三針的重組蛋白疫苗,疫苗接種的選擇更加靈活多樣。

那麼,這三種疫苗各有什麼特點呢?據瞭解,只打一針的是腺病毒載體疫苗。通俗地説,腺病毒像貨車一樣,可以搭載新冠病毒核酸片段,將其高效地送到細胞內表達抗原,單針接種就可誘導免疫保護反應。需要打兩針的是滅活疫苗,這是大家熟悉的傳統疫苗,它將活病毒滅活後作為抗原接種到人體,疫苗的成分和天然的病毒結構最接近。需要打三針的是重組蛋白疫苗,是將最有效的抗原成分通過基因工程的方法來製作成疫苗。儘管這三種疫苗類型不同,但都是安全和有效的。

5月28日,中國疾控中心發佈我國新冠疫苗接種不良反應監測情況,2020年12月15日至2021年4月30日,全國不良反應報告發生率為11.86/10萬劑次。其中嚴重病例188例,報告發生率為0.07/10萬劑次,發生概率在極其罕見的範圍以內。監測情況顯示,我國新冠病毒疫苗的一般反應、異常反應發生率均低於2019年我國其它各類疫苗的平均報告水平。專家提醒,需緊急接種的人員一般選用一針的疫苗,其他人可以根據能夠方便獲取的疫苗類型以及自身的身體狀況來選擇。

中國疾控中心研究員、世衞組織疫苗研發委員會顧問邵一鳴説:“體質比較弱、基礎性疾病比較多的人,選擇副反應低的疫苗類型,比如發燒比較少的蛋白疫苗或者滅活疫苗,就比選病毒載體疫苗mRNA疫苗更好一些。”

6月10日起停止新冠疫苗第一針接種,全面轉入第二針接種的階段。這説法是否屬實?

隨着新冠疫苗知識的普及,大家接種的熱情也越來越高。專家提醒,在追求接種速度的同時,也要講究接種質量。近日以來,一些省市市民反映接到了這樣的消息:6月10日起停止新冠疫苗第一針接種,全面轉入第二針接種的階段。這説法是否屬實?據記者瞭解,根據國家衞健委部署,6月10日到30日期間,主要對接種完第一劑次疫苗的重點人羣集中開展第二劑次接種。但這期間對有出國需求的人羣仍然繼續提供接種第一劑次疫苗的服務。7月份後,將繼續開展第一劑次和第二劑次接種工作。這是根據我國新冠肺炎防控需要,結合我國疫苗供應實際情況進行的安排。

中國疫苗行業協會會長封多佳説:“接種生產數量、接種數量和接種覆蓋率,這都是效率指標,在這個基礎上現在應該更關注的是接種質量,所以説還是要先保證前面打過一針的人完成全程免疫,比人人都打一針更能夠體現接種質量。”

現在儘管我國累計接種新冠病毒疫苗已經超過6億劑次,業內專家強調,這並不意味着有6億人已經完成了接種,眼下要更加註重的是,堅持區分輕重緩急和加強供需協調,確保已經接種的人完成全程免疫,以確保免疫質量。

要完成疫苗接種,第一針、第二針甚至第三針需要及時有效地銜接。為做好第二劑次查漏補種,湖北全省建立了紅黃藍“三色”預警機制,對第二劑次逾期未種人員進行預警並通知接種,由17個駐點督導組負責督促接種進度。在武漢的一家社區衞生服務中心,每天,工作人員都會通過全省聯網系統,對第一針接種者的後續情況進行電話隨訪。

疫苗會不會對一再變異後的病毒沒效果?

現在,因為國外一些地方疫情蔓延態勢依舊,並且不斷出現變異毒株,一些老百姓擔心,現在市面上的疫苗會不會對變異後的病毒沒有效果呢?

邵一鳴説:“現有的變異株僅是中和抗體的程度下降,但仍然還是維持在50%以上的保護率,所以説現有的疫苗可以應付變異病毒,但是很重要的是大家要快一點接種,因為病毒的變異會繼續發生,要想阻斷它變異,防止完全能逃脱疫苗的免疫監視的變異株,我們就要阻斷它傳播,不給它機會繼續去變異。”

如果真正發生了變異嚴重的毒株傳播,為何説我國疫苗生產不用太過擔心?

專家表示,一方面我們要加快接種疫苗速度,阻斷病毒傳播和變異。另一方面,根據現有疫苗生產的機制,如果真正發生了變異嚴重的毒株,疫苗生產又如何應對呢?

邵一鳴説:“已經在針對變異株研製新一代疫苗,我們國家滅活疫苗的技術路線特別適合快速應對變異株,因為整個疫苗供應不做絲毫改變,只是在投料端把原來的早期流行株換成現在對我們有威脅的變異株,一個生產週期,這一頭出來的就是變異株的疫苗,所以説百姓不用擔心,我們有足夠的研究能力和生產能力,根據對變異株監控的結果,我們會做出相應的反應。”

接種疫苗6個月了,我還在“保質期”嗎?

除了嚴密追蹤和研究變異毒株之外,距離我國第一批接種新冠疫苗的時間已經接近6個月。大家想了解,在6個月之後,接種疫苗產生的抗體是否會失效,又是否需要重新接種呢?

邵一鳴説:“6個月之後,大人羣的監控數據正在分析之中,初步的情況看,大概一半左右的人抗體還是可以的。我們會根據科學數據的支持下,確定我們國家接種時間比較長的人羣,在什麼時間應該進行加強針的免疫。”

所謂加強針就是在首次完成疫苗全程接種之後,根據追蹤實驗免疫消退的狀況,再決定是否補充接種針劑,以保持人體對病毒免疫力。照專家的解釋,根據目前的研究,接種疫苗6個月之後,部分人對病毒仍然有一定的防禦能力。因此目前來説,最緊要的還是完成首次疫苗接種,儘快建立免疫屏障。現在我國疫苗接種能力和民眾的意願也都有了大大的提升。隨着各地接種進程提速,新冠肺炎疫苗的需求也變得更加急切,這對國內疫苗的供給提出了不小的挑戰。

中國距離建立羣體免疫屏障的目標越來越近,要和病毒跑贏這場比賽,需要每個人的參與。在這其中最重要的是,疫苗產能、接種意願和接種能力三者要形成匹配的合力。

封多佳説:“我覺得關鍵還是疫苗產能供應和匹配的問題,這個要能夠保障,我相信肯定沒問題。現在生產出來10億多劑次,這是從零開始慢慢加速到這個程度,從現在這個基數到年底至少超過30億劑次,後面的速度會更快,所以技術上不是問題。”

邵一鳴説:“每單日的接種量長期維持在500萬劑次以上,最近加速到1000萬劑次以上,接種潛能突破單日接種2000萬劑次都是沒有問題的,所以説,按照現在國家規劃的節奏進行接種,完全可以實現建立羣體免疫屏障的目標。”

接種疫苗對於預防傳染病來説需要時間和過程。疾控專家強調,對於普通人而言,重要的是在所在地沒有出現疫情的時候,公眾要積極參與,按照既定的節奏進行接種,這樣我國的免疫屏障才能早日建立。

中國如果不盡快建立起免疫屏障,就有可能形成一個“免疫窪地”。中國要避免從“防疫高地”變為“免疫窪地”,就必須抓住窗口期,加快推進疫苗接種,確保我們來之不易的防疫成果。疾控專家預計,到明年初甚至今年年底,中國能達到70%-80%的新冠疫苗接種率,也就是完成約10億人口的疫苗接種,基本實現羣體免疫。但這個巨大的挑戰需要每一位的共同努力。應接盡接、應早儘早,共築“免疫長城”,期待你的一“臂”之力。

相關閲讀